石家庄市桥西区人民法院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武彦君与李占顺民间借贷纠纷执行裁定书

2015-11-16 17:07:04 来源: 本站

 

石家庄市桥西区人民法院
执行裁定书
 
(2014)西执字第01077-1号 
案外人姚拥军,无业。
申请执行人武彦君,卓达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员工。
被执行人李占顺。
本院在执行申请执行人武彦君与被执行人李占顺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中,案外人姚拥军在执行过程中提出书面异议,本院受理后,依法进行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案外人姚拥军称,2013年7月9日,其与李占顺签订车辆买卖协议并支付29万元。约定冀A×××××宝马轿车的所有权自2013年7月9日归姚拥军。并提交双方签订的车辆买卖协议一份以及流水明细一份。因李占顺希望保留车牌,故未办理变更登记。请求解除对申请人享有所有权的冀A×××××宝马车的查封和扣押,将该车归还至申请人姚拥军。
申请人武彦君称,对双方的车辆买卖协议不认可,且该车与丰田车冀A×××××号同时查封,当时异议人姚拥军也曾经出庭,过了半年才提出,有悖常理。且机动车属于动产,所有权转移以登记为准,未经登记不得对抗第三人。即使购车协议是真实的,也应属于债权纠纷。
经查:
一、本院在执行武彦君与李占顺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本院(2014)西民商初字第00579号民事判决书过程中,于2014年12月24日在解聚阁处扣押被执行人名下车牌号为冀A×××××白色宝马牌轿车一辆。
二、姚拥军与李占顺于2013年7月9日签订车辆买卖协议一份,约定将李占顺名下冀A×××××宝马车售给姚拥军,签订合同时支付总价款290000元,并约定收到购车款后30日内到车管部门办理过户手续。车辆过户前由李占顺保管和
使用。到该车被法院扣押时,该车一直未办理过户手续。姚拥军称通过杨琪的银行卡转账给李占顺29万元,根据姚拥军提供的流水账显示,杨琪的银行卡在2013年7月7日分两笔汇给李占顺,分别为279900元和100元,2013年7月9日一次汇给10000元。三笔共计290000元。
另姚拥军提供的流水单显示,杨琪还于2013年7月15日汇款给李占顺5000元,2014年1-3月间,李占顺分两次汇给姚拥军款130000元。
三、该协议签订后,李占顺仍继续使用该车,2014年11月李占顺将该车借给解聚阁使用,直至被法院扣押。
四、在执行该案过程中,李占顺在向法院填报的财产申报表及执行笔录中,均自认该宝马车系其财产。姚拥军提出执行异议后,李占顺才向法院提及与姚拥军签订车辆买卖协议的事实。
五、本案在审理阶段,于2014年6月17日作出(2014)西民商初字第00579号民事裁定书,查封被告李占顺名下的冀A×××××号丰田牌轿车和冀A×××××号宝马牌轿车各一辆,后曹世卿就冀A×××××丰田车的归属提出异议,姚拥军来院证明该丰田车经其介绍已经卖给曹事卿,并收到卖车款93万元。但直至该车被扣押,姚拥军没有对该宝马车的查封措施向法院提出异议。
本院认为:首先,机动车作为特别动产,其物权以登记为公示方法,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规定,机动车转让必须登记,因此法院查封、扣押李占顺名下车辆,符合法律规定。其次,该车系在第三人解聚阁处扣押,解聚阁使用该车系经被执行人李占顺同意,解聚阁与姚拥军并不认识,证明该车辆的实际控制人为李占顺而非姚拥军。第三,李占顺在本案执行中,多次自认该车属其财产,与姚拥军的物权主张形成矛盾。第四,查验杨琪给李占顺的汇款时间,其中28万元是在尚未签订买卖协议的7月7日,结合流水账中双方还有其他款项往来,以及姚收受李占顺丰田车款93万元的事实,难以确认车款已经给付,协议已经履行。最后,即使双方交易真实,但姚拥军在交易完成后长达一年多年的时间内,既未实际占有该车辆,也未到车管部门办理过户手续,其行为具有明显过错。结合姚拥军在诉讼阶段未对该车查封措施提出异议的事实,不能作出该财产已归姚拥军所有的确切认定。综上分析,姚拥军的异议缺乏足够的事实和法律依据,对执行标的不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权益,其主张不予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二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四百六十五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第十七条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案外人姚拥军所提异议。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本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石家庄市桥西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审判长     季 磊
审判员     武冀海
审判员     李建民
 
 
二〇一五年三月三十一日
 
书记员     苑晨光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